留住乡愁的过芸溪

发布日期:2019-04-02 11:00:43文章来源:曲靖日报

江俊涛  文/图 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来到过芸溪。过芸溪位于厦门海沧东孚镇,北起天竺山,南至马銮湾入海,溪水曾因工业生产而遭受严重污染,所幸的是,四年前当地政府大力整治,清澈的溪水回来了,优美的环境回来了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?#32622;?#21448;出?#33267;恕?/p>

?#23545;?#30475;去,蜿蜒而来的过芸溪臂弯一样把花园式的坤城汤?#27573;?#27849;度假村搂入怀中。在度假村入住后,我们迫不及待地走?#20132;?#22806;,投入大自然的怀抱。度假村对面就是“三江口温泉湿地公园?#20445;?#24050;成为当地居民休闲的好去处。

沿着步道慢行,经过陈三五娘的汉白玉雕塑时,恍然体会到闽南版的爱情神话。雕像对面是一座保存完好的古青石桥,横在过芸溪上,一座现代的桥亭则矗立在古青石桥旁边……就这样,过去与现在,古朴与鲜活,传承与创新,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

折回向南,一条用废弃枕木铺就的铁轨与小溪并行,溪水中生长着芦苇,灰白色的芦穗在风?#24184;?#26355;。白鹭在水中觅食,黄牛在岸上吃草,孩童在路边玩耍。同行的好友朝阳感慨道,这儿的环?#28552;?#32654;!溪水好清!

是啊,溪水清,鱼儿出。

溪面上不时有水泡浮起,有浪花涌动,那是鱼儿在做深呼吸。也许是水中的鱼儿太多,捕鱼爱好者便也来了。一个?#24515;?#30007;子和一个小伙子用网收获了不少,满满的一筐。问他们捕回去吃吗?点点头说,野生的,味道就是好。

我们凑近了看,鱼儿大都一掌来长,但也有一些不足一指,想必是误捕的吧?那些鱼儿的嘴巴一张一合,肯定是缺氧所致;身体不时抖动,莫非是因窒息而痛苦不堪?它们的眼睛?#28010;?#22320;盯着我们,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。

我们几个?#38469;?#21160;物保护主义者,且有着明确的素食主义的?#29616;?#25105;们知道这些鱼被带回去后会放在案板上惨遭开膛破肚,然后扔进锅里被?#22270;?#34987;水煮,最后成为美味佳肴。案板,?#35828;叮?#31607;子,这些冷冰冰的工具在我们眼里跟凶器没什么两样。

与此同时,我们的脑海里也出?#33267;?#21478;一个场景: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,医生用手术刀划开他的肚子……恍然间,手术台变成了鱼儿身下的案板,手术刀变成了鱼儿头上的?#35828;丁?#40060;被人类吞噬,人被病魔吞噬,这是不是一种报应呢?

我们认为吃肉会诱发很多疾病,这个观点也正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,且不说基于身体健康的考虑,单从尊重生命角度来看,也不应该去杀生。但我们无权禁止任何人吃肉,也无权干涉任何人杀害动物,甚至不能把自己的观念?#32771;?#20110;人,我们能做的只是自己?#24576;?#32905;不杀生,并且在条件具备时去放生。

于是起了怜悯之心,想把这些鱼放生,便向捕鱼者提出买下这些鱼。可捕鱼者?#27492;擔?#24819;拿就拿走吧,不用给钱。我们反倒不好意思了,无论怎样这?#38469;?#21035;人的?#25237;?#26524;实,我们没理由无偿取走。怎么办呢?看着那些鱼儿尤其是不足一指长的小鱼儿正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们,我们心里特别难过。

思忖片刻,?#39029;?#25429;鱼者不注意,飞快地抓起一条小鱼扔到溪水里。小鱼落水后犹豫了片刻,随即活蹦乱跳起来,似乎朝?#19994;?#20102;一下头,摇头摆尾地游走了。我?#33464;?#24515;,偷偷看了一下那两个捕鱼者,还好,他们没发现,于是又抓起一条小鱼扔进溪里。

朋友们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赶紧过来帮忙,我们一连放生了好几条小鱼。我们一边放生一边观察捕鱼者的动向,害怕被他们发现,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我们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不想把放生的理念?#32771;?#32473;捕鱼者,那样会令人讨厌,但我们?#33267;?#24751;那些小鱼,于是乎,他们捕鱼,我们放生,两个完全相反的情形在过芸溪边上演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捕鱼者结束了工作,朝我们走来,我们很?#34892;?#32039;?#29275;?#22240;为小鱼差不多被我们放完了,鱼的数量明显少了很多。我们怕“事情败露?#20445;?#25152;?#36234;?#24352;地看着他们。?#24515;?#30007;子冲我们?#22120;?#22320;笑了一下,忽然开口说,想放生?#22836;?#29983;吧,反正捕鱼只是图个乐趣。

天啊,原?#27492;?#20204;知道我们在放生!

我们不好意思了,只好说,放的……?#38469;?#23567;的……两个捕鱼者笑了笑,拎起筐子走了。我忽然想到?#22235;?#20123;被带走的鱼,它们正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,可我们却不能救下他们,因而有点儿郁闷,甚至想追上捕鱼者,给他们灌输一番爱护动物不要杀生的道理。但?#19968;?#26159;忍住了,因为我不能把自己的观念?#32771;?#20110;人。

好友文求看出了我的心思,就拍拍我的肩膀说,我原来也劝过别人放生,?#20945;?#26469;一顿谩骂,今天这两个人好多了,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?别?#20445;?#24930;慢来。要知道,首先得允许别人?#26696;?#32654;其美?#20445;?#28982;后才?#20889;蠹摇?#32654;美与?#30149;薄?/p>

?#36214;?#21697;味好友的话,我悟出一些道理来。

今天的过芸溪畔,高楼?#33267;ⅲ?#36710;水马龙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不同的人群在一起和谐相处,不同的观念也在一起和谐相处。白鹭捕食,牛儿吃草,游客散步……大自然固有的法则在这里依然发挥着作用。这不挺好吗?尽管还有缺陷,但从发展的眼光看,我们应该充满信心。

不知不觉,已顺着溪岸走进居民区。

编辑:张译文

幸运飞艇走势图分析